鑫森淼焱垚

【第五全员】In The Shadow

Chapter 2
•实验室AU,似乎是全员向(?
•主角是入殓师...
•监管者什么的,算是露了一小脸?



“你知道吗,外面教会的事”虽然刚来的时候被警告过自己的工作责任重大,一日过后伊索却发现这份工作其实很是清闲。

至少研究部里的三个人就经常闲的发霉,各自坐在自己桌前无事可干。

艾米丽和艾玛有时会聊点什么,伊索虽不参与她们的谈话,但谈话的内容却往往能让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他有所收获。

教会的纷争可是大事情,洪流自上而下,从教皇主教开始席卷世界,吞噬着每一个人。

只要你有哪怕一个得罪过的人,他为你扣上“异教徒”的帽子将你放上火刑架。

人生在世,得罪别人又怎么不是难免呢。

屋子里的两位女士身为医师任务比伊索更加繁重一些,经常参与所谓‘拯救’与‘改造’,但是听起来‘改造’似乎鲜少成功。

这个时候伊索就会独自坐在自己桌前,有时翻看自己携带的书本,更多时候则是回味艾玛曾对自己说过的话。

而此时,正是这样的情况。当伊索上班推开那扇铁门的时候,屋内空无一人。

看来她俩都忙去了呢。

据两位女士说,屋内另外还有两个人。是实验员,测量实验品数据的。但由于他们也同时负责‘追捕’,两个人出外勤去了,才导致这些天他们一直不在。

“早该把他俩介绍给你的...”艾玛有些遗憾地说,“这样还是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再说吧。他们平时都和我们一样蹲办公室的...谁知道这次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怕是遇到什么难缠的角色了吧。”

伊索倒也不觉得遗憾,毕竟如果把那两个人介绍给他,其中又少不了不少客套和寒暄。

伊索走到自己的桌前,入目的是自己桌上扎眼的红。一朵血色的玫瑰花,带着早上新鲜的晨露,正躺在自己的桌子上。

花朵的红色虽然深邃,却和屋内沉重老旧的家具设施形成鲜明对比,混入其中显得无比的突兀和刺眼,让人脑海中不禁浮现起什么不好的联想。

。。。这是谁留下的?

印象中只有互相喜欢的人才会互赠如此美丽娇贵的礼物,伊索想不出有谁会对他开这种玩笑。

门是锁着的,维持着他昨晚离开时的样子。没有任何人曾经出入过的迹象,伊索不觉开始想起地下的“他们”。

心中泛起阵阵涟漪,但身为入殓师的他很快收起了心头的恐惧。

几天以来一直没有人带领他完成对工作的认识,也许他真的应该去熟悉一下自己的工作了。

入殓师是一个敢想敢做的人,他回去找到了档案室中正对着一打文件埋头苦干的莱利先生。

“现在的人真没教养,没看到我正在工作吗。”档案员抬头扫了他一眼。“我是来熟悉自己的工作的。之前没有人通知我该做什么。”伊索忍下心中想掉头就走的念头,沉下心来对弗莱迪解释。

“走廊尽头,右拐。”弗莱迪隔着镜片上下打量着他,“昨天新来的今天就迫不及待想去干活啦?多给你点休息时间都不珍惜。以后有你好受的。”

他还是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弯下身在抽屉中摸索着。“呐,这是钥匙。以后就归你了别给我弄丢了。”他说着眯起眼睛,“试着别尖叫着跑出来。”

...

伊索没有再在弗雷迪的办公室里停留,那个人有一种能把任何人逼疯的能力,更别提是他。“上一个...”他琢磨着在他出门时弗雷迪还在说的话。‘上一个’发生了什么?

出门右拐,脚步在走廊的尽头被迫停驻。

那是一扇厚重的铁门,上面布满着斑驳锈迹。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门上那把锃亮的大锁,它似乎是还没安上几年,锁口崭新的程度显示着这扇门鲜少被人打开。门上安锁的位置有一大片狰狞的划痕,似乎在此之前曾换过好几次锁,或者有什么东西曾经从里面挣脱出来了一般。

“他们”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人物,伊索的内心愈发好奇了。

他弯下身,打开了锁。

开门,铺面而来的是厚重的雾气,以及很久没有流动过的陈旧的空气。很难想象有人能在里面生存。狭长的甬道内就连一盏灯都没有,阴冷潮湿。

甬道很深的地方,忽然传来一阵尖利的大笑声,伴随着近乎疯狂的撞笼子的声音。铁笼不堪重负般的发出框框声,伊索想象着如果那笼子轰然倒塌的话自己的下场。

摸索着墙壁,伊索找到了盛放工具的地方。

是一个很小的铁皮柜,上面鲜红的漆早已剥落了大半,铁也被水汽腐蚀得没有一片完好。

他从里面翻出一盏矿灯点上,就着水汽里忽明忽暗的火光开始观察这个根本不该出现在研究所内的诡异的地方。

然后,他看见了。

就着摇曳的火光,他看见了。在通道的尽头,用很粗的铁管制成的铁笼子。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够撼动这样的庞然大物哪怕一分一毫。但此刻入耳的声音,却提示着他那确有其人。

还有,还有。

阴暗的牢房里蹲着的鹿头男人,盘在房顶上蜘蛛形状的畸形人,马戏团外失去了表情的小丑,坐在沙发上自顾自哼着歌的长着反射出金属光泽的巨爪的开膛手。

还有近在自己左手边的那个屋子里,堆积如山的装着脏器的罐子。

那些狰狞在阴暗角落里,不为人知的东西。
—————————————————————
啊啊又没写到约约我认错...【跪
大概马上、他就、出场了吧?(跪
以及上一章的那位科研员,大家猜出是谁了吗?(溜了溜了

【第五全员】In The Shadow

Chapter 1
•主摄殓
•全员向,但是不带祭司之后的新角色玩
•实验室AU...监管者们是实验品,但是会发现他们其实才是大佬
•漫威粉到哪里都在试图把作品搞成大片系列(跪



当伊索进入那所实验室的时候,唯一在室内的工作人员并没有理他,甚至没有从自己繁重的事务中抬起头看他哪怕一眼。并非说受到这样的“冷遇”他不愿意,正相反他乐得不去应付人与人间繁复的礼节。而是这种情况太不正常了。

伊索是一位社交恐惧者,这代表着他惧怕与人交流,更不愿与他们有眼神甚至是肢体上的接触。

这座实验室,真是太怪异了。

作为一名入殓师,他被这里浓郁的“死亡气息”吸引而来,这里似乎有什么埋藏的秘密。

“是新人吧,快过来。”长着兔牙的工作人员把他引进实验室用眼神把他全身上下扫了一遍,之后对着带领伊索进来的年轻人略一点头算是问候,“我们实验室是教会指示建造的,用来研究一些只有上帝才能给予解释的现象。至于你,是属于研究部,将与医生艾米丽·黛儿和实习医生艾玛·伍兹小姐一起工作。”

“至于平时的任务...你的工作比较特殊,负责照料那‘老几位’。”不善于言辞并不代表他傻,伊索明显意识到了对方言语上的停顿,但他并没有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反正,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就全都知道了。

伊索无所谓地推开那扇写着“研究部”的厚重的铁门,向那位傲慢的档案员告别后迈步走进。这里的同事,如果都像那位实验室里的科研员那样不说话的话,他想,自己与之相处到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推开铁门,他脑海中安稳的生活画卷便像打碎了玻璃那样噼里啪啦碎了满地。

“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注射器不是这样用的!”门内有些无奈的声音传进伊索的耳朵,显得有些抓狂。

“啊,你好,我是艾米丽·黛儿...弗雷迪应该已经向你介绍过我了...我是这里的医师。”她扭过头来,换了一个无比温和的眼神对伊索说,“这是我的实习生艾玛·伍兹,以后我们就要一起工作了...现在,”她又把头扭了回去,“你那样是会毁我针头的,知道吗!”

“啊啊,知道了知道了”看着两个人一个变脸比翻书还快,另一个追着导师眼里就要冒出小星星了,默默推翻了先前自己脑海里所有美好的想法,伊索说了句“你好”,然后便沉默地把自己身后背着的工具箱放到了一边。

“算了...再给你重新找一个针头,你再试试”艾米丽说完雷厉风行的离开了,留下伊索和那个长着可爱雀斑的女孩子大眼瞪小眼。

“伊索先生,你叫伊索是吧,你好厉害啊。”似乎是觉得屋内沉默的气氛有些尴尬的没话找话,那个叫艾玛·伍兹的女孩子在经历一阵短暂的犹豫后终于主动对他说道。

“...什么?”伊索不明白女孩子所说的“厉害”到底指什么。他只是一个不善言辞的普通人,说得更确切点,还是一名入殓师。他自觉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上帝,甚至在此之前他们连一面之缘都未曾有过。

似乎是伊索把自己内心的疑惑写在了脸上,打开了话匣子的女孩开始喋喋不休,“你是被雇来看管‘他们’的啊,就连这整个实验室在‘他们’...之后都没有几个足够级别的人!据说艾米丽就是拥有权限的几个人其中之一哦。”

“到底是什么啊...”伊索还是不懂艾玛话里的逻辑,忍不住问。

“原来莱利先生没有和您讲啊...”女孩子露出有些八卦的神情,“是这样...我们研究所下面,有东西。”

“东西?”伊索的好奇心被完全激发了出来,他有些急于知道答案了,但是沉默的性格使他只是说出这一个词。

“是的!是九个‘改造人’,据说每一个都是足以使任何研究所拥有荣光的产物呢。”艾玛对他眨眨眼睛。“你的工作就是去看管他们呀。”

“可是-”“艾玛,你再试一次!”话说到一半艾米丽正好推开门走了进来,扫了显然在开小差的两人一眼,“我给你拿新注射器来了。记得这次注射的时候不要再拿针挑一下!”

原来是这样吗...屋子里有了两个人伊索也不愿意再开口,而艾玛小姐因为怕自己的导师听见似乎也没有了再聊下去的打算,埋头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伊索便也乐得清闲,回头收拾起安排给自己的那张桌子来。只是心中,开始多了一抹怎么也除不去的阴影。

被关在地下室里的怪物...这个研究所里究竟还存在着什么秘密呢。
————————————————————————
作者在尽力还原自己心里大家的相处模式,除了摄殓外没有任何CP向,所以也不会打相关CPtag注意
抱歉约瑟夫并没有出场...挖坑自跳系列
今天写摄殓了吗?没有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w

恭喜约瑟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如题,这是一片(超级辣鸡的)约瑟夫入驻庄园贺文【躺
反正撒花就对了x
(其实摄影师本人并没有什么戏份...主杰克
微量裘杰 杰约预警(但是因为写的太辣鸡了还是不打tag
emmmmmm就先bb到这了x

————————————————

“你们知道吗,今天新来的屠夫...”今天美智子小姐一如既往的消息灵通,附在瓦尔莱塔小姐耳边轻声说道,而这一切碰巧都被初到餐厅的杰克看在眼里。


“今天...?”杰克迷糊地说,他总是分不清应该迎新的日子。或者说,自从自从上上次黄衣之主到了庄园后,他就再也不在意新的同事来到庄园的具体时间了。反正,即使是古神,也不可能逃脱的。


杰克初来乍到的时候,监管者们还没有现在这样像样的迎新会,反而在他的记忆中,除了后来才知道根本不会说话的班恩对他点了点头之外,也只有裘克给了他一句算是招呼的问候了。


当时的他,还真的以为,这个庄园是可以逃脱的。


真正逃脱庄园主的控制,利用自己获得的能力使心灵获得更大程度上的满足。渴望杀戮的他从未忘记自己来到庄园的真正理由。


一封信件:你在庄园能够找到一些你过去所不曾拥有的东西。


坏孩子为了一种满足感只身来到了庄园,得到了他想得到的,却再也不能离开。


黄衣之主的到来,更证明了这一点。拥有神力的古神如今却像养殖场里的肥羊一样困在庄园里,同他处境相同。


没人能离开这个庄园的,没有人。-那么不如在这里,继续我的狂欢吧。


吃过早饭,八点多钟正是美智子小姐离开庄园迎新的时候。


也只有这种时候监管者才能离开这个死亡之地。


然而这不是真正的解脱,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所以他不羡慕。不须争取这难得的离开机会。杰克用异化的右手端起茶杯,不紧不慢的轻嘬起来。


裘克早就吃完了,趴在桌子旁边百无聊赖地看着他。“有没有什么这个新人的信息?”他把整个身子都斜向身边的瓦尔莱塔。众所周知美智子小姐消息灵通,而她一有消息便会和这位朋友分享更不是什么秘密。


“不知道。只知道这次的新人是个摄影师...”瓦尔莱塔小姐用自己尖细的嗓音慢慢地说,“具体的技能还是等他到庄园就会知道啦。”


摄影师?听到熟悉的称谓杰克脑海中瞬间浮现出那个总是彬彬有礼的声音,和就连那把拿在他手里显得有些过长的佩刀没入人类身体里时对方都会挂在脸上的得体的微笑。


“这附近就只有一位常驻摄影师。”


求求你不是他。


猛然起身,瓷杯里的红茶泼洒,然后便是一阵混乱和裘克的咒骂声。杰克则在一片自己制造的混乱中快步离开。“这家伙又犯什么毛病!”前马戏团的小丑大声叫骂着,“还说我脑子有病...这个伪绅士!”说完却是拎起火箭一瘸一拐地跟着冲出食堂。


...然后他便在进入庄园唯一的通道-那座桥上看到了从没有过的一幕。


自从双脚踏上不属于庄园的那一刻时,杰克心中的怒火便开始蔓延。他其实早就明白那位摄影师,正是在青年时曾经为自己提供帮助的那位。


一个自视甚高的法国人。


“主啊,请聆听我的忏悔。”记忆中那个善良的家伙害怕得浑身颤抖地跪在基督受难像前,在半夜于空无一人的教堂中祈祷。


他不敢睡去,生怕自己再次被魔鬼夺去了神志。


“我胆小得甚至不敢杀死一只苍蝇。而现在我却觉得,也许正是自己杀死了那些无辜的小姐。万能的主,你会原谅我犯下的过失吗?”


-我曾经有一只心爱的玩偶,“他”怂恿我剪开它的肚皮看看。里面什么都没有,而那只玩偶再也缝不好了。


那位神父听到了他的忏悔。他把他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一个“坏孩子”。


杰克一拳揍在了着装华美的法国人身上,使摄影师跌倒在地。


紧接着,他却猛然拥抱住他,在他耳边宣布着对方的命运。


“本来想打你一顿的,不管怎样把你赶离这里。但是既然你已经在这了...好好享受‘游戏’吧,反正,进入这座庄园,便从来没有一个人活着出去过。”

————————————

后排(?给约瑟夫小哥哥打call

(话说刚开始看到那个蜜汁模糊的图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法叔来着(小声

关于哈斯塔来到庄园之后

又名,纪念体育课窝在球馆外面的沙发上等维护。【x
碎碎念的小段子,以对话为主。
01
早餐,哈斯塔从正在用餐裘克和杰克面前走过。
裘克:哈早上好啊伪娘!
班恩在哈斯塔身后走进餐厅,听闻此言喜静的猎场巡守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嫌弃小丑,而是以一种异样的眼神盯着哈斯塔。
两位女性监管者停止了咀嚼食物,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个脑袋都快要扎进桌子底下去了。
哈斯塔:胡说,明明你旁边那个才是伪娘。没事闲的带什么玫瑰手杖,还公主抱?哪有男的把自己穿一身粉。
一直安静用餐的杰克听闻此言,和小丑同仇敌忾地吐槽:分明是你,和两个女性求生者共用一个价位。
裘克:哈哈哈哈哈哈庄园里新来了一个女装大佬哈哈哈哈
...
其实裘克,你是在嫌弃自己的身价最低吧。

02
园丁:我发现了!原来大家的起源故事都是在一起的!你看我们来庄园之前就认识彼此了!
奈布:谁说的,黄衣之主不就不是。
园丁:庄园主安排他过来,一定是有其目的的。毕竟是一个神啊...
碰巧走过的艾米丽:都别猜了,把他赶在世界杯过来是因为他赌球稳赢。
于是欧蒂丽兹庄园凭借章鱼哥(划掉)哈斯塔转型赌球行业,月入过万。

03
黄衣之主和湖景村出来之前。
“啊啊啊快修机快修机这边我扛着”
“来来来我去溜人你们抓紧解机”
“要不要救一下啊?去救一下吧,玛尔塔姐姐对我超好w”
“妈耶今天杰克好可怕完全不留情面啊?”

黄衣之主和湖景村出来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恶心大章鱼你别过来!!”
“我我找不到电机啊?”
“妈蛋我什么都看不到!!!克利切先生借一下手电!”
“我是谁我在哪门在哪”
“啊啊啊我快被监管者抓住了!!!诶太好了还没有?诶诶诶!!!噫-好恶心...”

如果说之前是因为对监管者和疼痛的恐惧和对神秘奖励的向往在努力的话,现在就是完全在因为恶心的粘液躲避了吧,求生者们。
【哈斯塔:宝宝超级委屈,但宝宝不说】
————————————————
是的今天在湖景村无限迷路的就是本人(´Д` )
刚刚逃脱了湖景村到了圣心医院 就被哈斯塔大人欺负得螺旋升天-“能不能给我们一个之前一样的正常局了啊!”和小伙伴都已经在哀嚎了。

今天是父亲节!

是Owen表白日!!!【x

Blue小姐姐不许伤心你永远是Owen的小天使⁄(⁄ ⁄ ⁄ω⁄ ⁄ ⁄)⁄

JW2

别人的感受:啊 大群架真好看

我的感受:布鲁瘦了qwq

老太太好帅

侏罗纪世界2上映了
回来看看我大布鲁股份涨没涨w

血槽空了。
今天上午看完复联3,心里一直在想着他们,到现在都在难受。
可能就要这样持续一整年了。
翻了翻老福特,竟然满篇满眼的都是糖
也许漫威粉就是这样 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互相喂粮一派欢乐的样子 却转身都把伤心独自留给自己的吧。
博士自己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次失败,在遥远的未来,他不会在睡梦中醒来,惊出一身冷汗吗?毕竟当时在和多玛姆周旋的只有他一个,而这次确是看着同伴一次次死在眼前的啊。在14000605次重演里,有没有一次的结局,是他独自一人得以活着离开,带着阿戈摩托之眼胜利的呢。他又为什么放弃自己的使命,去救一个同样自命不凡的笨蛋(天才?)?
斗篷是跟着博士一起走向虚无的。也许博士曾经告诉过他,要他先走。可不是人类的他却还是像当初对抗多玛姆一样,坚持始终陪伴在他身边。-没有我,你可是一分钟都撑不下去的啊,博士。
曾经Tony说过,最糟糕的是大家在你面前死去,局长对Tony说,这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最糟糕的情况是大家都死了,而你没有。在远离家乡的泰坦星上,Tony空抱着怀里的无物,心中的苦涩又是怎样的呢。
Vision在死前一直在安慰女巫,告诉她没事,我在这里。明明死的是他自己啊。又是谁说,机器不能有自己的心的。
“sir,我认为这可行。”
巴基最后一句话呼唤的是队长。队长说过,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还有巴基。但现在,回过头去,他已消散如烟。
女巫消散的时候是笑着的。她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哥哥和恋人都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离开她。为什么她却总被当成一个怪物不被世人接受呢。
国王陛下到了最后一刻都还像一个国王一样。“奥克耶,这不是应该死去的地方。”死前念的是最好的朋友,最终消散的却是自己。
“哈哈,还好我还有很多可失去的东西。”当一切在自己眼前消失,他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当初死的不是自己。
“Sam?Sam?”罗德从树丛中穿过,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从未表现得看上眼的朋友灰烬就在自己脚下。
离开的都是想要活下去的,留下的人反而苟延残喘不愿背负。也许这就是初代复联最后的亮相了吧。他们会用自己的命,换取世人的尊重,和新时代强大的力量。
“我们不以性命做交换,队长。”

群星陨落时

在三年前第一次看见布鲁小姐姐的时候就深深被她吸引⁄(⁄ ⁄ ⁄ω⁄ ⁄ ⁄)⁄她简直是世界的珍宝w
不知道她会不会在侏罗纪世界2中再次出现,不过私心希望会毕竟没有她的话Owen的驯龙技能就相当于作废了啊啊(・Д・)ノ
————————————————————
暗夜里,一双金黄的眼睛猛然睁开。方才梦里两只巨兽的咆哮声依旧在脑海里盘旋,Blue站了起来,不安地挪了挪脚爪。镰刀爪上的血迹早就被自己抹净,但血腥气似乎永远也不会消除。

努布拉岛开始变冷了。热带再热,也会有冬天的,只是身边,早已没有同样身躯冰冷的挤在一起御寒的伙伴。

她曾经似乎拥有一切,但现在,姐妹们早已远去,耳畔那曾经柔声细语夸奖她“clever girl”的独属于Alpha的声音也已消散在风中。
她摇了摇头,再也睡不着了。黄色的目光于是移向了冰冷的黑夜,最终锁定了闪烁着的群星。

目光所及之处,群星在陨落。

她看到明亮的星星闪烁着,却突然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坠落在了某个地方。它们似乎就是坠落在岛上,但Blue知道,它们和自己周身的空气一样触不可及。

群星一颗接一颗地陨落,形成了流星雨,又坠落到地面上,变成了Delta、Charlie、Echo,变成了那个叫做Alpha的对自己宠爱有加的无尾兽。他们向自己奔来,但在仿佛触手可及的地方消散,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是因为我不听你的命令吗?是因为我作为Beta并没有给你太多的关心?是因为我误入了歧途,将群体推向灭亡?还是...我在你的脸颊上留下了永远的疤痕?......

独自卧在黎明前的漫漫长夜,Blue猛然发现,一直以来陪伴她的,从来只有自己。
————————————————————
迅猛龙是群居动物,她们死掉她应该会觉得孤单吧。在暴虐事件中布鲁作为首领所承受的压力一定很大,于是想写布鲁内心的后悔和自责,曾经大家都围绕在身边但她把大家都一一推开的自责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来……最后布鲁的猜测是按照名字首字母的顺序,一句话对应一个人哦(⊙ω⊙)

超爱秃鹫大大!!!老师留的hero in my mind小报作业义无反顾的写了他w翅膀的另一边因为要写字所以没画_(:_」∠)_【其实你这个小辣鸡并不会画只是为了偷懒x

壮哉我大盖陶!